物语(不是西尾的物语)

向下

物语(不是西尾的物语)

帖子 由 荒城苍月 于 周四 九月 23, 2010 4:59 pm

夜风夹着春寒侵透着身上的衣衫。没有路灯,只有远处那万家的灯火和天上那苍白的月亮照耀着这昏暗的都市的一隅。
这样的夜,真似有几分"荒城苍月照寒途"的意味。虽然没有荒城,但苍月和寒途倒是到哪都不缺的。
"寒途么",如此喃喃的我忽然想起了一句歌词。
一句逝者的歌词。
"人生路
美梦似路长
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
假若每个人的灵魂死后都化作"书"的话,那上面记录的定然是一个个寒途上的故事吧。
人生如梦,美梦似路长。
一路的风景即是一生的故事,一路的阴晴圆缺即是一生的悲欢离合。
"今古恨,几千般,只应离合是悲欢。江头未是风波恶,别有人间行路难。"我轻叹。

在归途上的我身边走过的是归途上的人们。渐行渐远的背影与渐行渐近的身影不断交错,仿如一首首折断又延续的诱惑之歌。但由这一首首歌编织而成的并不是虚假的咒文,也不是扑索迷离的歌剧,而是一个个错综复习的故事。
故事。
物语
story。
无论哪种叫法都一样,都是指同一样东西,都只不过是漫漫人生路上的风景。
但并不只是自已的人生路。
在这有纷繁错杂的人生路所铺织成的世界里,别人是我们人生中的风境线,我们也是别人人生的风境线。
换句话说,别人活在我们的故事里,我们也活在别人的故事里。
"就好象自已是影片的主角,但是剧名叫'路人甲的一生'一样啊,真是戏言一样的杰作啊。"感叹的语句从口中漏了出去,飘散在夜风中。不过应该没有人听到吧。
一条涌横卧在路的尽头,日间夜里都是黑色的涌水潺潺流淌在污黑的淤泥上。恐怕等到检查的时候,才会开水闸放入江水,已保证水质吧。这个城市就这样每天把两亿扔进了这样的臭水沟里。
然而,这终究并非我能多言的事情。不,用事实这个词更为准确吧。这样想着的我不知不觉中已来到了路的尽头。被河涌截断的路就象许德拉的头一样又生出了两条路。
向左走?向右走?
对我而言,哪边都一样,毕竟终点是唯一的。
我没有片刻疑惑就向左走去。这不是基于"在毫无暗示的情况下,80%的男性会在T字路口转左"的科学研究结果。仅仅是因为习惯而已。
人类其实就和水一样,喜欢走在已定的刻线上。两点一线也好,三点一线也罢,都是人类为生活所刻下的轨道中的一种。这些轨道,人类称之为习惯,或者日常。
假如水流出了已定的轨道就会变成水灾,假如人走出了已定的轨道就会变成异常。
与日常相对的异常。
在此定义下,我们不难推知:所有故事的开端,那些被人称为奇遇或奇缘的事情,实际上都是异常。
旅行商人因车上有作为商品的麦子而邂逅想要回故乡的狼神;高三应考生因半夜溜出家买黄书而遇上濒死的吸血鬼;饿得半死的大学生因为拨错电话而***了天界的女神;走在街上的少年因为走进了一扇发光的门而成为了异世界魔法师的使魔;缺少生活费的高中生因为偶然进入了一家超市而成为了争夺半价便当的狼;样子可怕的住家少年因为一封放错了的情书而沦为了掌中老虎的狗;其实不怎么宅的男孩因为送了一本杂志给哭泣的女孩以至于男孩长大后得知了校园偶像的秘密;身负巨债的少年因为想绑架离家出走的少女却在种种原因之下成为了少女的管家........................
没错,这些数之不尽的故事开端都是一个个的异常。脱离轨道的人在蝴蝶效应之下发出了因缘际会。而这些因缘际会,我们就叫作'故事'。
路灯抢在了霓虹灯之前照亮了街道。高高在上的路灯撒下了一层薄薄的昏黄的光幕。这昭示着丁达尔效应的神奇的同时,也证实着城市空气的污浊。粉尘在灯光的照耀下进行着布朗运动。
这里与昨天一样。
这里与前天一样。
这里与往常一样。
一样的日常的街景。
不过正因如此,日常往往被人忽略。
除非是有"the book"的替身能力或者全记忆能力,否则不会有人去记下那些重重复复重重复复重重复复的日常的事吧。没有人去留意日常,没有人去记忆日常,因此日常中发生的事并不被人当作故事,只是作为理所当然的存在而存在。

正因为一样,所以称为日常。
正因为一样,所以被人忽略。
正因为一样,所以没有人称之为故事。
这就是日常。
而又正因为存在着日常,所以异常才会被凸显出来。
日常的节奏被打破了,异常的插曲忽然出现在乐曲中。于是故事开始了,曲调改变了。于是人们把那异常的旋律记载下来,并称其为------故事。

三三两两的归人们在十字路口前转向了各自的方向。行人道上的一行行足音正朝着各自的目的地远去,终不可闻。但同行的人还是存在的。或远或近的谈话声和嬉笑声令街道显得并不冷清。
不过,也只是现在而已。

"日复一日,夜复一夜,别离的种子正在萌芽。
为了互相交结,为了变迁,也为了结出别离的果实。
世界,将从这里开始,继续向着未来运行。"

在面对前路无数个十字路口之后,同行者终会消失,谈话声和嬉笑声也会不复存在。然后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新一轮的相遇与别离。

"每一天,都会有人相遇,也会有人离别。
对下一次感到期待和惶恐,又再次相遇。
世界,把那个时刻隐藏在未来的彼岸,不断向前运行。"

没有人能和其他人一路并肩。没有人能和其他人一路同路。其他人只不过是相伴时间不一的同行者。人只有自己能永远走在自已的路上。
"所以狐狸先生才会追寻着世界的终结吧。"我如此猜想。
西东天祈盼着得并不是自身的毁灭,而是其它人的与他相关的最后,自己对世界的影响消失吧。
想要读到故事的最后,寻求着终结关于自身的物语的方法,因此祈求世界终结。
因为世界终结的同时全部人的物语都会结束,自己的愿望就能达成。他,狐面男子,应该是这样想着的吧。制造出人类最强的红色,然后与其对力,让全世界陷入混乱当中。当他发现这样无法另世界终结的时候,就让自己的女儿杀了他。也许他认为这样就可以看到他死后的关于他的物语的终结了吧。可是,天不从人愿。不,应该说做法本身就是错误的吧。
因为,他还活着。
就算他把自身放逐到物语之外,但实际上,只要他还活着,他的物语就不曾结束。即使他与阿伊相遇令到物语全面暴走,令到两年的故事缩短到三个月间,令到十八本的故事缩短到三本,他,人类最恶,西东天,仍然不可能看得到关于他的物语的终末。
而且他已经无法令物语结束了吧。
"故事在希望破灭是结束,然而开始就破灭的故事,则永远无法结束,只会不断不断的失去。"西尾给他定下了如此的判语。

怀着与西东天类似想法的还有那个喜欢车有驾照的女孩吧。

"'你,现在...........希望我阻止你吗?'
'....................'
'还是........希望我鼓励你前进呢?'"

那个在今生最后的友人的问话中沉默不语的少女,那个如此静静地走进大海的少女,肯定是从一开始就这样想着的吧-------在旅途的尽头结束自己的物语
在人生路的尽头华丽地上演唯一一次任性,然后在终幕的时候、梦想达成的时候提前结束自己剩余不多的人生。双关地,她的路走到了尽头。她大概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在那9000km的路途上的吧。
与狐狸先生不同的是,她所追求的是自己的结局,而不是物语的结束。
但,即使是这样追求着结局的她,也在那去淡路岛的旅途中希望着,路永远不要到尽头,车子永远在国道上行驶下去。
不过,不管是他还是她,期望都落空了。世界没有终结,路也走到了尽头。
如果他们的愿望交换半下:
祈求自己的故事结束;
希望关于自己的物语不要终结。那么他们的愿望都会达成的吧。
因为啊,自己的故事必须有结局,而关于自己的物语则永远不会终结。

行道树那茂密的枝叶遮住了路灯的灯光。而取代其照亮行人道的,是路边还没关门的店铺的灯光。
前方不远处的杂货店门前摆出了一张可折叠的小桌,三个男人正围着小桌对酌。
这三个男人似乎每天都在这时间喝酒。不过酒真的那么好喝么?不懂酒中趣的我确实无法理解。但是如果喝酒是为求一醉,是为了逃避的话,那酒还是不喝为好。这样想着的我想起了一句话:"每天,人们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时间在不经意间流过。一生不断重复着这样的每一天。为了忘记这些,人们在夜晚尽情享乐.......可是只要一清醒,又会想起这一切原来没有任何出口。"
然后我想起了这句话背后的那个故事-------关于半吸血鬼的故事,以及那些同样无法结束自己的故事的吸血鬼的故事。

"...不,大概即使说上两千年也说不清吧。只用一句话概括的话.....那就是很寂寞。自己的时间停止了,而世界却没有停止转动。面对流逝的时间,感觉只有自己被遗忘在了原地。什么都无法保持,什么都不能留住,只是永久地注视着消逝的一切。绝对不可能快乐的。"

最有资格说自己故事必须有结局恐怕就是那些长生种了吧。无论是真祖的公主,还是夜森林的女王,抑或是铁血热血冷血的怪异杀手,对于她们来说,她们的故事都太漫长了,迟迟等不到结局,更为可悲的是她们不得不因为各种各样存活下去。夜森林的女王是为了使命,真祖的公主是为了责任,而铁血热血冷血的怪异杀手只不过是因为找不到死的地方。
那么为什么那些拥有恒久的生命的吸血鬼反而想死去呢?就拿kissshot来说吧。kissshot说过,九成的吸血鬼死于自杀。那些自杀的吸血鬼恐怕也是因为等不到故事的结局所以提前结束吧。kissshot也是一样,因为生命无聊且漫长而想死。对于他们,生命太过漫长,故事太过漫长,经历过太多事情的他们对生存的感觉麻木了。这种麻木甚至令他们痛苦。kissshot在四百年前看到第一个眷属自杀后也体会到了这种痛苦。

“如果说那个男人哪里奇怪的话,才变成吸血鬼几年,就自己选择了死亡——这么短时间,根本就没什么变化嘛。”

那个男人的死冲击到了kissshot的内心。麻木的内心因这冲击得到了一丝苏醒,正是这一丝苏醒折磨着kissshot的内心。她发现到自己的漫长人生如此空虚。于是,她踏上了寻找死的地方的旅途。
用"死的地方"这种说法恐怕有些不当,我想,kissshot她是想寻找"死的方式"吧。因为人生太过空虚,所以要选择一种华丽的死法去充实人生,就象那个对车很熟悉对路很熟悉有驾照的女孩一样。就结果而言,她成功了,在阿良良木历死去的同时死去,两个人同时死去,也算是一个不错死法吧。
因为没有结局,所以人生慢长而无聊。
因为有了结局,所以人生得以完满。
因此,一人的故事的结局是必须的。

物语的终结不存在。
如同无尽的黑夜不存在一般不存在。
如同永眠的梦境不存在一般不存在。
某人的故事需要结局,但是关于某人的物语,某人对世界的影响确是永远不会终结的。
没错,物语不会终结。

"就算作家沉默,演奏停止,故事也不会结束。无论是喜剧还是悲剧为它喝彩吧。故事就会继续下去,就象为数众多的人生一般,身处其中的我们和走在途上的我们,温柔的给予祝福------我们将在这条道路上一直走下去直到永远。"

Boy meets girl的故事在未来的福音中得到了结局。但是物语认未终结。作为他们的延续,作为他们的影响,恋父少女和前炸弹魔的故事仍在继续。因此关于某人的物语不会终结,物语不存在终结。

这条路上的行人已经没有几个了。但声音反倒多了很多。路旁的发廊里的电视里播着棒子国的特产-------韩剧。就和酒一样,没看过韩剧的我,是不知道韩剧是怎么好看的。就连改编自galgame的<秋天的童话>,我也完全没看过。说实话,我对韩剧真的提不起兴趣。即使如此,我还是能理解为什么韩剧那么受人追捧的。无它,原因唯两字而已--------感动。我们今天的信息接收量实在不是一般地多,就算我们没有经历过夜森林的女王那样二千年的岁月,没有感受过真祖的公主那八百年的孤独,没有存在了象铁血热血冷血的怪异杀手那般漫长的五百年的光阴,每天接收到的海量的信息一样使我们的心麻木了。缺什么,就需要什么。因此,越来越多的人寻求心灵刺激。
而感动,正好是其中的一种。
而又正好,韩剧在这方面做的不错,于是越来越多生活空虚心灵麻木的人去看韩剧。韩剧就这样红起来了。
这样说起来的话,感动的确大多数时候作为故事吸引人的要素存在着,也作为故事的基本要素而存在着。
在人类使魔1v7w的时候,我们为之而感动;在一方通行为了最后之作苦战而感动..............
一个出彩的故事必定有数个令人感动的地方。
当然,一个令人感动的故事也十分出彩。
例如那些出自新海诚的故事。
韩剧在感人方面对比起新海诚的动画,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从根本而言,感人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与不可抗争之力抗争的无力感。而新海诚的作品将这种无力感处理地很温柔,仿佛在抚摸人心最柔软的部分。一次次短信的收发,因为空间的隔离而变得漫长,无力感因而体现。青梅竹马的两人因两次搬家而离开地越来越远,最后只能作为两个陌路人,人类对空间的阻隔的无力感再次显现。
不过,并不是人人都是新海诚,这种温柔的无力感不可能人人都做得到的。更多的人选择一些存在感更强的不可抗力,例如死亡。
在这里说说那个发生在半月的夜空下的故事吧。少年在半月之下一次次在空中飞荡终于到达了少女的病房,得到了少女母亲的认可。然而,这不是结束,相反,这只是刚刚开始。少年和少女依旧是幸福过后无路可走。尽管少女的手术十分完美,但是换来的也只不过是十年的光景。在无情的死亡面前,少年和少女都十分无力。少女的父亲留下了少女作为少女的母亲的精神支柱。然而,就象少女的主治医生的亡妻一样,少女无法给少年留下什么。尽管如此,尽管少年知道自己十年后必定失去,必定要从头来过,但是少年仍然打算陪伴少女走完最后的人生。
少年和少女并没有在强力的死亡面前屈服,并一直在抗争,尽管无力依旧是无力,尽管依旧幸福过后无路可走,但是现在他们仍然努力地幸福着。
即便无力,人们依然努力奋斗。正因如此,所以这样的故事感动着人们,这样的感动吸引着人们。在人们掩卷叹息的同时也喜欢上了这样的故事。所以感动作为故事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存在着。

"所以大多韩剧依照着女主角得必死病这样的套路啊,真是商业化。"我摇头叹息。
跨过铁门的门槛,我走进了没有路灯的小区。在黑暗笼罩下失去了原本的颜色,只剩下有着原来的形状的深深浅浅的黑影。就象一切都褪了色一样。
褪色,失去了细致的表面,只剩下大致的轮廓,就象慢慢消失的记忆一样。

"世间的一切都将慢慢褪色,永远不会停留下来。正因为不断变化,才没有注意到。"

仿佛,这世界真是由存在之力构成一样。每个人都在其它人的记忆里不停地褪色,渐渐失去存在感,然后"死"在了记忆中。
也许,高桥弥七郎就是有着这样的感触,所以才设定出夏娜里的设定的吧。
如果说,现实中的世界观就单单是指人对世界的看法的话,那幻想作品里的世界观就有着双重的含意了吧-----------作者的世界观和作品的世界观。
好比西尾在化物语中表现:遇到怪异的人自身就存在某种问题。孤单自悲的历遇上了寂寞求死的鬼,太过认真的翼被随随便便的猫魅惑,心灵受伤的黑仪被可以另人失忆的蟹夺走了重量,想要到家的真宵变成了令人迷路的牛,没有自信的俊河被能实现愿望和猴附身。
幻想作品的设定并不是随便想出来的,应该是由作者的某部分世界观分离出来的。所谓"人情练达即文章"大概也能套用在这里吧。

转个弯,前走几步,我终于看到了自家的灯火。
在某个晚上的一个夜归人回家的故事即将结束。然后,到了明天又将会是已知又未知的新的故事的开始。
===============
手机党乱入,后面写得有点赶,反正文体不限,本人打个擦边球好了,话说,有人能找出上文全部捏它和出处么?(不限小说)
==========================================================================




老文备份。。。。。。轻国贴太多不好找
avatar
荒城苍月
東方靈異伝
東方靈異伝

帖子数 : 13
RMB : 3136
好人卡 : 0
注册日期 : 10-09-23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物语(不是西尾的物语)

帖子 由 アコニット 于 周四 九月 23, 2010 5:37 pm

"我的帖子"->你發過的帖都找得到
回覆就沒辦法了..

_________________
妄想症候群lv5
avatar
アコニット
管理
管理

帖子数 : 114
RMB : 4201
好人卡 : 0
注册日期 : 10-09-15
年龄 : 28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物语(不是西尾的物语)

帖子 由 荒城苍月 于 周四 九月 23, 2010 6:28 pm

"我的帖子"->你發過的帖都找得到
回覆就沒辦法了..
=========================
我发的主题是上三位数的。。。。。。所以还是比较麻烦
avatar
荒城苍月
東方靈異伝
東方靈異伝

帖子数 : 13
RMB : 3136
好人卡 : 0
注册日期 : 10-09-23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