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客組]超自然現象研究社--不正常人類集合?真的是這樣嗎?

向下

[評客組]超自然現象研究社--不正常人類集合?真的是這樣嗎?

帖子 由 アコニット 于 周五 一月 21, 2011 3:01 am

西尾维新与耳口目司--不正常的是世界
看这书不出数页,脑子马上想起一个人,相信有不少人在看此书时都有和我一样的感想
"这厮在抄西尾吧?"
那中二到要死的行文与描写角度,脑残黑的氛围……和西尾的确有着相近的轮廓

然而在这本书中,有一点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也是与西尾完全不同的决定性的一点
这本书没有刻意描写"正常",却因此显出了"正常"在此书中存在感非常强烈
而西尾的书神笔在於异常化为正常,因此在西尾的书中(除了戏言系列)读者是很难找到作为异常对比的正常

异於常态,必需有常态作参照方能成立
而此书可贵之处,正是将异常与正常故作壁垒分明
实际故事中却又混为一谈,作出一个有趣的讽刺
不过,耳口目司在此想强调的,其实是正常根本是异常
故看似正常的世界,才会让沈丁花产生"熟知"的欲望

偏执狂与错误认知--人物与环境的诗意
风景男--对主角的称号如此不花心思的大概能让人留下深刻印象吧
当你记下了这三个字的一瞬间,你就已经落入了作者的圈套了

不说各人的背景,单说彩色拉页中每人的台词,你就会发觉这作者根本不是想很简单去写轻小说
按照一些蛋疼作者给读者的震撼教育,越是正常的片面,其内里会越是扭曲
这书不负笔者所望,其内里扭曲得很,每一句角色台词都隐含着其异常之处
就拿主角风景男来说,虽然作者的写作手法实在教人叹息
但单按其心思,其实力绝对值得赞叹
在文中主角对风景的疯狂与异常执着,实在是教人汗颜
而超自然研每位角色都与主角一样--极度偏执

姑勿论其背景与合理性,作者写出这群人的活动有何意义?
意义在於"绿洲"--故事发生的舞台
绿洲在故事中扮演着一个不应存在的失误,一个绝对的异常
"单是存在已是罪"
而故事的光影间也写出了没有人对绿洲有任何正面的感情
连异常的超自然研也难得正常地憎恨绿洲
这不是很奇怪吗?

如此偏执於自身异常的主角,为何偏偏在这小小的节骨眼上正常了?
那正是作者自主角以来开始写下的陷阱,异常的不是人们,更不是世界
而是认知错误

他人认为异常,所以那就是异常
自身不爽某物,某物就是异常
这层意义是作者为其最後一层意义--大人与小孩之别作的一点小点缀而已

大人与小孩--常识与手段,我爱世界如此多娇
也许有人不会在意沈丁花与自称被虐狂的那一段说话,但笔者以为,那一段说话才是贯穿整个故事的命题所在

「你做的事情只是儿戏。只是面对这个不友善的世界,稍微进入叛逆期罢了。差不多该成为大人了,沈丁花。」


虽然那位被虐狂的精神绝对不正常,但在绿洲长期的薰染下,他看确看穿了大人之为大人的特徵
而且也看穿了沈丁花的行为只是小家子气的反抗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在作者一直极力营造没有正常的世界时,所谓'大人的标准"不是很讽刺吗?
这点作者只轻轻推了一把,便将解答呈现在读者的眼前了

绿洲恐怖事件--一个由沈丁花所策划的闹剧
然而这却告诉读者一个唯一的真理
"只要做得到,Who cares?"
所谓常识,正常,成人等区分的界限都是垃圾
作者要的,只是执行出结果的手段
一次不行?两次
两次不行?换一个方法
即使把所有人杀掉也得达到成果的决心,你有了吗?

世界不是人的世界,人划地自限到了一种可怜的地步
不知道作者是单纯想写中二还是想写出自身的一些感想
但是他却借此书提醒了我们:世界是世界,我们是我们,just do it!

_________________
妄想症候群lv5
avatar
アコニット
管理
管理

帖子数 : 114
RMB : 4084
好人卡 : 0
注册日期 : 10-09-15
年龄 : 28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評客組]超自然現象研究社--不正常人類集合?真的是這樣嗎?

帖子 由 荒城苍月 于 周五 六月 24, 2011 11:49 am

感觉不到西尾的气息啊本人再这书里.............
avatar
荒城苍月
東方靈異伝
東方靈異伝

帖子数 : 13
RMB : 3019
好人卡 : 0
注册日期 : 10-09-23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