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題-羽毛,煙頭,暴雨

向下

三題-羽毛,煙頭,暴雨

帖子 由 XDphil 于 周六 九月 25, 2010 3:58 am

我在放學後馬上奔到最近的火車站,然後乘上前往直線距離三十公里外的一座小城市。那小城市已破落得連名字都完全失去,只有沒人會去查看的官方紀錄才能找得 著那風化了的光輝了。
在火車上看著落日緩緩西沉,每次停站時穿著不同衣飾的人們都會自向兩側滑開的自動門進出。大抵是出的較多吧,數次停泊後車廂中只留下了一些已經踏入中年的 文職人員與腳步蹣跚的老人。
橙紅的陽光隨著均速行駛的列車而規律地灑在他們身上,一些中年人掏出樸素的條紋手帕輕輕地擦拭那半禿的頭,老人則在此晃動的旅程中安詳地看向車廂的深處。
車外的都市氛圍逐漸消退,換來的是一種衰落而潰靡的氣息。眼前的一道道商業街已經式微,拉下的鐵卷門越來越多。我不忍心再看下去,便順著老人的目光看向車 廂的深處。
沒有甚麼人的列車讓我能從現在的位置看到車長室的門,那種視野隨深入到車廂而收窄的感覺很詭異,就像整個人被吸進去了似的。緩緩地向左拐的車卡令車長室自 我眼前消失,剩下的只有跟隨慣性向右擺動的懸掛手把。
車上只有我一個年青人,然而卻沒有異樣感。也許是柔和而強烈的陽光,也許是逐漸消失那都市的金屬感,總之我知道自己沒有被目的地拒絕。

”XX站已到,請各位乘客下車……”
機質的聲音提醒了在祥和中沉醉的我,我一把將垂下的手臂連同與公事包無異的書包甩到背後,然後緩緩步出車廂。
一種城市絕對不會出現的香氣傳來,那就是都市所拒絕了的自然味道。我深深地把氣吸滿自己的肺部,然後緩緩吐出。
”真的好舒適……充電完畢!”
自然自語在空氣中消逝,我的足印卻自XX市延伸到目的地。

”呼呼……到達了,羽市的教會。”
我抵達了與友人約好的地點,就是外號羽市的教會。這教會很高,位於市中心,是已經風化的市中唯一還保有光芒的存在。
我在XX市其實已能隱約看到,不過就像火車車廂收窄的把戲一樣,實際走來花了約半小時。我能從遠處看到這教會的十字架,也許得感謝這裡欠缺充斥高樓的都市 氣息吧。
”刀刀夜!看上來!”
”我不是要你別叫我刀刀夜了嗎!”
隨著咆哮看上去,只見教會頂部的巨型十字架下有一個人坐著,還是把腳搖來搖去顯得很吊兒郎當的那種坐姿。
”你這樣可是對宗教的侮辱啊!”
”上來吧!別那麼多廢話!”
夕陽快要消失於地平線了,我也不想浪費多餘的時間,便從教會那趟開的大門走進去,沿著幾道迂迴的小螺旋梯上到稍有坡度的屋頂。
”終於上來了嗎?美景都快要冷掉了。”
”又不是餐點,你急甚麼。”
我小心翼翼到走到十字架的旁邊,看著只剩一點點的夕陽,感覺自己還是慢了一步了。
話雖這麼說,但是……
”好美……”
靠近海的羽市,在夕陽的映照下猶如默默耕耘的農民一樣,給我一種質樸的感覺。海則極力地將陽光的光輝送到羽市的每個角落,幾艘小船在海中與夕陽的倒影合 一,那是與自然化為一體了嗎?
”你不拍照嗎?”
友人掏出照相機,我卻只是搖搖頭,他微笑了一下便收好了它。
”你沒有拍嗎?難得把照相機帶了出來。”
”這種美景只能用心記著,照片拍下的只有光線而已。”
我也這樣想,所以才沒有用照相機拍下。真正有價值的,必須用心記著。

夕陽徐徐降下,然後稍瞬即逝。天地陷入一片漆黑,本來應該是這樣的,可是只有點點漁火的羽市卻被天上為數不少的星斗所照亮。
”還真是第一次看見呢,這消失了的星空。”
”星空沒有消失,是我們選擇視而不見而已。下去教會前面的草地吧,躺著看又方便吃三明治。”
友人身先士卒自教會頂消失,我也緊隨著他走到草地。那是一幅小小的而有一點坡度的草地,躺上去有一種癢癢的感覺。
”給你。”
友人遞來一份用塑料袋包裝好的三明治,我靜靜地接過來,一邊吃著一邊被星空沐浴著。
”你明天還要上學吧,這樣直接躺下會髒的。”
耳邊響起友人親切的關心,我沒有回應。穹蒼與星空將我整副心神都拿走了,康德說的話,我現在多少理解了一點了。
友人見我沒有回應,便也躺下來仰望星空。半月那溫柔的銀霞承托了一顆顆發亮的珍珠,也輕撫著我們的心靈。
看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後,友人站了起來。我無言地把塑料袋塞到自己的書包中,然後和他進入教會。
教會內的彩色玻璃窗使整個室有著各種異樣的顏色,唯獨中間那四片花瓣卻是透出了銀白的光。

友人站在門邊,然後掏出一根香煙開始吞雲吐霧。在月光下吸煙的友人彷彿突然老了好幾年,有一種異樣的滄桑感。
就在我坐在教會的長椅上等他吸完煙時,外邊突然開始奏起”嘩啦嘩啦”的節奏,一句”該死的”我就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了。
”剛剛還是天朗氣清,突然就下起暴雨來了?”
我沒回過身去,只是對著那稍為變暗的彩色玻璃窗發問。
”對啊,我們不走運了。唯一的好處是剛好能把煙澆熄吧。”
友人現在想必是露出了苦笑,然後朝雨伸出右手,讓食指和中指間的煙頭熄滅。
不一會,友人坐到我身旁,再誇張的聳了聳肩。
”看來明天早上的最後晚餐是吃不成了。”
”我就說了這不是食物……”
持續了一些沒有營養的對話,但很快就察覺這對話沒有意義,於是我們二人便分別借一張長椅,在上面進入夢鄉。

”那是……紙飛機?”
夕陽在我眼前大放光芒,我還是站在十字架下,這裡還是羽市。與記憶中不同的,只是友人的消失,與從夕陽方向滑翔過來的紙飛機吧。
突然,無數根煙頭自空中降下,把紙飛機撞得七零八落之餘還起了一點小火。隨之而來的卻是驚人的暴雨,紙飛機的火熄滅了,可是航道卻更不穩定了。
在雨中的我看到此情此境,不禁悲從中來,眼淚簌然而下。眼淚流到下巴,然後滴落,化為羽毛,飛到紙飛機旁支撐著它。
不止一根,有很多很多根羽毛飛到飛機上。暴雨沒停,可是飛機卻能向上飛了。在飛了不一會後,那飛機化為一片小小的光芒,並將羽毛散到整個羽市上空,暴雨也 在此時消失。
在緩緩飄落的羽毛隙縫中,我好像看到了一個穿著黑色冬服的天使對我說謝謝。我揉了一下眼睛,卻發現那天使已經不見了,但羽毛並沒有消失。
伸出右手,打開手掌,緩緩飄落的羽毛降落到我的掌上。我輕輕地握住了它,同時管風琴的音色自教會中流瀉而出。
我回到教會中,發現友人正沉醉地彈奏管風琴。我沒管他,只是輕輕地推開了緊閉的門扉。

”日……出了。”
睜開眼睛的第一句話就是日出了,但四周還是漆黑一片,友人的酣睡聲充斥整個教會……慢著,暴雨停了。
我走到門邊,把教會的大門打開,發覺門前放了一個小小的紙飛機。我手上握著的潔白羽毛與紙飛機一樣非常潔白,然後慢慢地被染紅了。
”日出只有一下子會紅呢,可惜。”
友人自我身後出現,在大門看著日出的情境。他在看到我手上的羽毛與地上的紙飛機後,便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獲得了天使的祝福呢,恭喜你。”
”這就是羽市嗎?”
”恩。”

簡單的三句話,把千言萬語道盡。然後在我們離開的時候,一些重型的機械便隨著公路運到羽市了。
”天使,也會吸煙的嗎?”
友人對我問了這種白痴的問題,我決定不予理睬。這份美好的回憶絕不能讓友人的白痴玷污的。
”我也有羽毛喲,在塑料袋內和煙頭一同出現。”
”啊,那是因為暴雨的關係吧。”
”暴雨?”
”沒甚麼。”
回到XX市,乘上回程的火車。車廂被逐漸填滿,讓我有一種逃跑的惡劣感覺。
在早晨白晰的陽光下,我和書包中那天使的羽毛一起回到日常。

XDphil
東方封魔録
東方封魔録

帖子数 : 68
RMB : 3638
好人卡 : 5
注册日期 : 10-09-18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